谭庄网 谭庄网 > 文化 > “难产”一年,颁出“双黄蛋”!刚刚揭晓的诺贝尔文学奖只有一点

“难产”一年,颁出“双黄蛋”!刚刚揭晓的诺贝尔文学奖只有一点

2019-11-07 14:09:43

1162人阅读

北京时间10月10日19: 00,备受中国人民关注的诺贝尔文学奖揭晓,瑞典学院的院士们做出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选择。由于丑闻,2018年文学奖暂停,推迟到今年,今年选出了两位获奖者。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祖克(olga tokarczuk),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剧作家彼得·彼得·汉德克。这个结果和人们预先预测的一样——也就是说,两年的诺贝尔奖属于一个女性和一个男性的作家。

表面上不受欢迎,实际上“不冷”

事实上,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近年来在国际文坛备受关注。2018年,她凭借小说《飞行》获得了国际布克奖。2019年,她因其小说《在死人的骨头上驾驶你的犁》进入2019年国际布克奖的入围名单。

托卡马克曾两次获得“耐克神话”文学奖,这是波兰最高的文学奖。她的作品被翻译成英语、法语、德语、汉语、西班牙语、捷克语、克罗地亚语、丹麦语和其他语言。他于1962年出生于波兰西部的托卡马克,1985年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早在十几岁的时候,托卡马克就对写作非常感兴趣。1987年,她以诗集《镜中城》首次出现在文坛。1993年,小说《书中人物的旅行》获得了托卡马克波兰科斯切尔希基金会文学奖,使她成为波兰文学中备受推崇的作家。

托卡马克的创作充满了神秘和未知的探索。他擅长在作品中营造神秘的世界。他通过神话、传说和想象描绘了各种鬼神,创造了自己的神话。瑞典学院授予她的这个奖项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热情描述,是对生命形式界限的交叉证明”

《太古与其他时代》(1996)是托卡马克神秘主题作品的代表作,被波兰文坛誉为“当今波兰神秘小说的巅峰”。太古是一个远离城市的普通村庄,位于波兰腹地。它也是一个原始的微宇宙,展现了人类最原始、最真实的喜怒哀乐。小说中的现实主义画面与神话的寓意完美融合。古代已经成为人类生存秩序与自然和超自然秩序的交界地带。它是由人、动物和植物组成的生物。它是宇宙万物生与死无尽循环的象征。

托克在成为作家之前是一名心理学家,所以他的作品经常讨论个人梦想或集体潜意识。深刻的哲学思想赋予他的作品强烈的思辨性,使阅读成为一次心理探索的旅程。2018年国际布克奖获奖小说《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卡尔丘克的另一个主要创作特色是他支离破碎的叙事风格。她喜欢用支离破碎的故事写一部完整的小说。她认为这种写作风格不仅更适合自己,也更适合现代读者的碎片化思维模式。1998年出版的小说《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是她支离破碎的叙事风格的第一次集中表现。本也由许多互相交叉的故事组成。从写作风格来看,可以说是“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的延续,将把这种写作技巧的应用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托卡马克的创作风格多变,风格多样,主题广泛。她关注世界和人性,致力于探索一种以人性为基础,展现平凡、戏剧性和持久的社会生活的小说文学模式。犯罪小说《犁死人的骨头》(2009)聚焦于社会教育:“动物是权利链中最薄弱和最受迫害的一环,对它们的保护是反抗父权制的标志。”散文集《熊的小时》(2012)探讨了人体、性和性别的纠缠以及暗室的诱惑。托卡马克的独特主张在书中得到了传达——在这个世界上不应该有杀戮和食人、剥削和奴役。我们深信不疑的社会契约和惯例应该通过我们的心理而不是身体来改变。史诗小说《雅各布之书》(2015)讲述了生活在17世纪波兰-立陶宛联邦的犹太传教士雅各布·弗兰克的故事。作者用历史作为隐喻来讨论21世纪对波兰同样重要和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这本书两次获得托克的“耐克神话”文学奖。

奥尔加·托卡马克对中国读者并不陌生。早在本世纪初,中国波兰文学翻译家易立军和元韩荣就将《太古》等《白天的房子》和《晚上的房子》直接从波兰原文翻译成中文。那时,“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被解释为“收集梦想的剪贴簿”。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书的简化版。去年,厚朗出版公司重印了这本书。

至于奥地利剧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他多年来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但今年他并没有出现在赔率排行榜的首位。有人开玩笑说,韩珂最终比村上春树更早结束了他的跑步生涯。瑞典学院对彼得·汉德克的评价是“用一种独特的语言探索人类经验的边界和准确性”。

彼得·汉德克生于1942年,是奥地利作家和剧作家。他被认为是当代德语世界中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长期宠儿,他曾经评论道:“诺贝尔文学奖仍然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不幸的是,它并没有把阅读放在首位。”

“汉德克是德国文学的活经典。他比我更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埃尔夫里德·耶利内克甚至这样说。

2013年,彼得·汉德克是上海书展上海国际文学周的嘉宾。由于生病,他后悔没能成行,这次旅行终于在2016年成行。当时,他去了上海、乌镇、浙江、北京等地。由于诺贝尔奖是在那年10月刚刚颁发的,他经常被问及对当年的获奖者鲍勃·迪伦的看法。在上海作家协会爱心花园举行的读者会议上,他含蓄地回应道:“美国文化是一种似乎在歌唱的文化。从另一个意义上说,美国所谓的蓝调音乐实际上更接近我。我非常钦佩约翰尼·卡什。他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也是最真实的声音。”此后,在一次采访中,从文艺危机开始,他无意识地说鲍勃·迪伦获得了诺贝尔奖。他几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诺贝尔奖评审团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对我来说,文学是可读的,鲍勃·迪伦是不可读的。授予他诺贝尔奖实际上是反对书籍和阅读。”

1966年,汉德克的戏剧《责骂观众》出版后,他开始受到关注。1967年,汉德克最著名的戏剧《卡斯帕》(Kaspar)在欧洲出版并被誉为“十年戏剧”。他的卡斯帕已成为德国戏剧中排练最多的作品之一,其在现代戏剧史上的地位堪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创作了颠覆性的“谈话剧”,消除了布莱希特在演员与观众、戏剧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即“陌生化”或“异化”,并获得了2009年弗朗兹·卡夫卡奖。他还写了温德斯的电影《柏林苍穹下》。

彼得·汉德克作品的大部分中译本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史记·闻婧》出版,包括《责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点球的焦虑》、《没有欲望的悲伤旋律》、《左手女人》、《陌生的时间》、《痛苦的中国人》、《走向第九个王国》、《缓慢回家》、《论疲劳》等。

入围名单不会公布,并非所有名单都由“老人”挑选

在所有诺贝尔奖中,文学奖可能是公众中最热情的,而文学奖也是最不可预测的。虽然博彩公司每年都会公布一系列赔率名单,但关于哪些作家被“提名并入围诺贝尔奖”的消息总是在颁奖前广为流传,但事实上,诺贝尔文学奖并不公布所谓的提名名单和入围名单。“提名”是由来自不同国家的前诺贝尔奖获得者和文学评论家提供的名单。例如,莫言,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邀请他的复旦大学教授和文学评论家陈思和在领奖时“提名”他。

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机构是瑞典学院。年度文学奖的公布时间定在北京时间10月的第二个星期四19点。历史上只有少数几起宣布被推迟了几天的案例。1786年,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模仿法国学院建立了瑞典学院,目的是确保瑞典语言的“纯洁、力量和尊严”。自1901年以来,瑞典学院被赋予了选择和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的重要任务。瑞典学院目前有18名成员拥有终身教职制度。每个成员的历史和背景是不同的,不是所有人都有文学背景。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过程是每年从18名院士中选出5名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主要委员会。陪审团将每三年重新选举一次。每年2月至5月,五名法官从全球200名推荐作家中选出20多名。五月底,五名院士选出了入围名单。从6月到9月,18名院士阅读入围作家的作品。直到九月,他们花了几周时间讨论,所有的学者都投票选出了最终的获胜者。因此,在文学奖最终宣布的前几天,候选人已经被选中,但需要保密。另一场象征性的投票将在宣布当天举行。与此同时,诺贝尔文学奖官方网站明确表示,该年度入围名单要到50年后才会公布。因此,长期流传的中国作家老舍直到最近才被列入入围名单。事实上,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情。

中国网民形容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经常取笑“瑞典学院的老人”,但事实上,瑞典学院的院士中有不同年龄的男女。去年,瑞典学院爆发了一场丑闻,导致今年未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诺贝尔文学奖的100多年历史中,将奖项推迟一年是非常罕见的。它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949年。1950年,瑞典学院分别于1949年和1950年授予威廉福克纳和伯特兰罗素诺贝尔文学奖。1949年文学奖延期一年,因为陪审团认为没有候选人符合评选标准。

是让-克洛德·阿尔诺,前瑞典科学院院士弗洛斯滕森的丈夫,导致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难产”。2017年11月,18名妇女站出来指控他性侵犯和性骚扰,其中一些发生在瑞典艺术学院的一个地方。此外,阿尔诺还被怀疑七次将诺贝尔奖得主名单泄露给赌博公司。这一丑闻使瑞典学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几名院士纷纷辞职抗议。因此,对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估不能继续,必须取消。

为了恢复诺贝尔文学奖的声誉,2019年诺贝尔奖评审团经历了自1901年以来最大的调整。陪审团增加了五名外部专家,他们也有权在遴选过程中发言和投票。诺贝尔基金会主任海肯斯坦(Heikensten)表示,这将证明“陪审团显然与去年的事件脱节”。

赔率列表只是赔率列表,热门候选人通常不是赢家。

诺贝尔文学奖没有公布入围名单,但给出了“无目标”的预测空间。在每年宣布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媒体、专家和博彩公司将基于对国家、大陆、性别、年龄、语言类型、政治倾向等的综合考虑来预测谁将是最终的赢家。这些预测有时会成真。例如,当中国作家莫言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奖时,他是赔率最高的。然而,大多数时候,赔率表只是赌博公司的一个工具。瑞典学院的院士经常有意想不到的选择。例如,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被授予鲍勃·迪伦(Bob Dylan)和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鲍勃·迪伦是一位在宣布之前一无所知的美国民间歌手,村上春树是一位已经在赔率名单上多年的日本作家。

在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中国作家残雪就在赔率榜的前列,这也使得居住在西双版纳、远离主流文坛的残雪近年来再次受到关注。残雪,原名邓晓华,于1985年开始出版她的作品。她写了一部长篇小说《突破性表演》,一系列小说《黄泥街》、《天堂对话》和《老浮云》。今年2月,她出版了新书《赤脚医生》。

为什么赌博公司喜欢残雪?残雪虽然在中国相对较小,但却享有很高的国际声誉,被美日文坛视为“20世纪中期以来中国文学最具创造力的作家之一”美国作家苏珊·桑塔格曾经说过:“如果我被要求说出中国最好的作家,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残雪’。虽然,也许只有万分之一的中国人听说过她。”

残雪是中国女性作家之一,其作品在国外被翻译出版最多。她的小说已经成为美国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以及日本东京中央大学和国立大学的文学教科书。她曾多次入选美国和日本的世界优秀小说选集。日本川口新学会、春秋文艺出版社、西北大学出版社、霍尔特出版社、意大利理论出版社、法国伽利马出版社和鲁尔大学出版社都出版了残雪的作品。2015年,她的小说《最后的情人》(英文版)获得了美国最佳翻译小说奖,也是目前唯一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作家。残雪的作品也入围了国际布克奖和美国新开始国际文学奖。诺贝尔奖的另一个重要条件是残雪的许多作品都被翻译成瑞典文并出版,瑞典汉学家对她评价很高。因此,十多年前,有传言说残雪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至于残雪在海外备受推崇的原因,一些评论家认为残雪创作的内在性、独创性、想象力和反类型写作风格使她在海外广受欢迎。她一直在探索小说创作的艺术形式,一直走在前列。她不想重复别人的方法。至于入围赔率表引起的关注,残雪表示,它仍在等待读者慢慢成长。“虽然一些专家、研究者和作家高度赞扬我的作品,但读者还没有成长,广泛的影响还不够。博尔赫斯和卡尔维诺是我最钦佩的两位作家,他们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因为他们的作品以前太小了,但他们的影响力比一些获奖作家大。”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江苏快3

© Copyright 2018-2019 bothic.com 谭庄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