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庄网 谭庄网 > 娱乐 > 乔羽:我和我的祖国

乔羽:我和我的祖国

2019-11-10 13:46:50

1924人阅读

乔宇,1927年11月生于山东济宁,剧作家和词人。代表作有《让我们荡双桨》、《我的祖国》、《人们说山西的美丽风景》、《刘三姐》、《难忘的今夜》等。(照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10月15日中国青年作家首页截图)

作者:周小祥

选题策划与编辑:只有恒文

一条大河掀起阵阵狂风,吹着两岸的稻花香

我的家人住在岸边,习惯于听到渡船夫的号声。

我习惯于看到船上的白帆。

这是一个美丽的祖国,我在那里长大。

……

10月,这首由所有儿童和老人演唱并表达他们爱国情感的歌曲,从金水桥的边缘传到了祖国的各个角落。“我的祖国”的优美旋律在中国随处可见。这首歌的歌词作者乔宇先生在上个世纪的1996年6月就爱上了我。从那以后,我断断续续地跟踪了他20多年。最长的一次面试花了18天(大约在1998年春节前后),大部分时间从3天到4天不等,总共有90多次面试。有时电影摄制组拍照,有时我们关上门感谢客人。我们单独谈了几天几夜。说到情绪激动,我们会买些小酒、配菜、花生和豆子,边喝边聊。

在中国文化圈,乔宇以他的饮酒能力和善于饮酒而闻名。葡萄酒,仿佛是他灵感、激情和话语的“催化剂”。喝了三轮酒后,他经常会灵光一闪,说话更有力,妙语连珠,记忆力完全恢复,嘴里还会滔滔不绝地讲述生动的故事。我的书的标题“不要喝醉,不要说,乔宇对大河的爱”是受乔宇饮酒的启发。

这位老人还多次带我到处走。我去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采访了20多位艺术家,包括颜苏、郭蓝瑛、谷建芬、李谷一和徐沛东。我去了艺术家王琨的家,和周王韦智坤和他的妻子聊了一上午。颜肃说:“乔宇的《一条大河》是一部神秘而天才的作品。”谷建芬说:“为乔宇的话创作音乐总是让人特别坚定和快乐。”郭蓝瑛说:“我不能忘记乔宇。他让我唱了一辈子他的歌。他还为我的电视剧写了主题曲!”王琨幽默地说:“乔宇什么都擅长,但他太胆小了。”……

我们和乔宇一起去了北京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山东大学和其他大学拍摄他的讲座。乔宇的讲座引人入胜,充满智慧和幽默,经常让学生们放声大笑,就像一个老顽童。

乔宇1927年11月出生于山东济宁市。他比我大22岁。我们是同胞。据说他是我的前任,但他总是一个接一个地喊出来,让我感到很尴尬。从一个熟人到另一个熟人,我们赤手空拳喝二锅头的照片仍然广为流传。李先生近90,000字的演讲被我收录在两本书里,乔宇的情歌和乔宇的《河里的爱》。

乔宇是当代中国著名的抒情作家。事实上,他不喜欢“出名”这个词。他认为,你真的很出名,不是“出名”而是出名,不是努力出名而是胡说八道。他最喜欢的是“作家”,一个92岁的老人,他有成千上万的歌词,但很低调,有时称自己为“写了几首歌词的人”。

然而,他的作品是未知的。有多少中国人,包括外国人,唱过他的“一条大河”,也就是“我的祖国”?有多少青少年和儿童在唱着他的《让我们双桨摇摆》茁壮成长?有多少流浪者或恋人唱过他的《思念》和《心中的玫瑰》?有多少老人或不老的人唱过他的“最美丽的是夕阳的红色”?有多少人在几个晚上唱过他的《难忘的今晚》?有多少歌手、歌手、歌迷和歌迷花了他们最好的时间或时间唱乔宇的歌?你也可以说一些“真实的事情”,比如“祖国颂”、“爱我中国”、“牡丹歌”和“山西人说好风景”等等。人们可以知道他写了多少首歌词,但他们无法理清“真实的事情”不。因为这不是数学问题。

有趣的是,他流传已久的大部分歌曲都是电影主题曲。有些电影已经被遗忘了,但是乔宇的歌曲仍然很受欢迎。更有趣的是,尽管他的歌曲很受欢迎,但有些听众不一定知道作词人是乔宇。当一首好歌好的时候,常常是歌手们拥有无边的风景,而歌曲作者们“隐藏他们的名字,埋葬他们的名字”。

对此,乔宇戏谑地说:“这叫做一人之道。狗升天没有错。”乔宇似乎在告诉人们,好的作品离不开好的合作。

每个与乔宇合作的人都是大师。例如,《我的祖国》的作曲家刘驰和原唱郭蓝瑛;作曲家王默和原唱李谷一的《今夜难忘》;《失踪》作曲家谷建芬和原唱毛阿明;《牡丹之歌》的作曲家唐河、原唱姜大伟等。还有其他人,如《爱中国》的作曲家徐沛东、宋祖英、最美丽的夕阳红》的作曲家张碧桂和童铁新。乔宇也郑重向作者解释了这件事,说:“我只是介绍郭蓝瑛唱《我的祖国》,其他作曲家和歌手都是由导演安排的。对作词者来说,这叫做“鸡和鸡结婚,狗和狗结婚”。"

那天晚上的叮当声让我走进了一个受欢迎的乔宇。图为乔宇和作者一起喝二锅头(右)。(作者的画)

(2019年10月15日《中国青年作家》第二版截图)

“我只希望将来没有人会看这部电影,而且这首歌还会被演唱。”

1956年夏天,乔宇在赣南、闽西前中央苏区为电影剧本《红孩儿》的创作搜集素材。长春电影制片厂导演沙蒙发了一系列电报,敦促他为电影《伤寒岭》写一首主题曲。

然而,乔宇想一口气写完《红孩儿》的剧本,又打了几次电话让沙蒙在附近找个人来写。然而,沙蒙不允许任何讨论。他又发了一封长达几页的紧急电报。最后,他连续使用了三个“切”字和三个感叹号。

乔宇必须服从才能到达长春电影制片厂,而且真的很赶时间——电影已经拍完了,样本也已经剪了,只剩下几分钟的时间安排剧集在歌曲播出后拍摄。

沙蒙敦促乔宇快点写,但他不敢忽视。他问导演:“你认为这首歌应该写什么?”沙蒙说:“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写作。我只希望将来没有人会看这部电影。这首歌仍将被演唱。”

乔宇立即投入工作。他要了一些样品,然后在白色的小楼里藏了一整天。虽然乔宇是一个经历过战争的人,但《伤寒岭》中残酷的战争场面仍然让他毛骨悚然、忐忑不安。从那以后,他沉浸在上甘岭所需歌词的创作中。

但是半个月过去了,一句话也没写,而“忍住”就在那里。沙蒙很焦虑,乔宇更焦虑。沙蒙几乎每天都来乔宇家。他不急也不急。他刚说完就走了。然而,乔宇知道他在假装平静,这让他更有压力。

当时,乔宇至少有以下选择:首先,他为主题和情感唱了一首英雄赞歌;二是用“反罢工”的手法唱仇恨歌曲,指责美帝国主义的残酷,这既是一个话题,也是一种解脱。三是坚持赞美诗的理念,创作出“辽阔的国土、丰富的资源、悠久的文化、壮丽的山川”等歌词。然而,他拒绝了所有三个。这不是沙蒙或乔宇想要的。

当我不会写字时,乔宇总是喜欢在篮球场上走来走去。一天,天气转晴转多云,突然几滴雨点打在他的脸上,接着是一声雷鸣,暴雨,大地一片汪洋。"大雨过后,我发现一群孩子笑着把草船放在沟里。"出乎意料的是,正是这个小细节让乔宇在脑海中弹出了一首抒情诗: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

所以他很快转身回到房子,一口气写下了这首歌的歌词,这首歌似乎已经“储存”在他心里很久了: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

第二天早上,和往常一样,沙蒙来到乔宇的房间,乔宇把手稿交给了沙蒙。沙蒙停顿了一会儿,赶紧把手稿摊在桌子上,看了不到200字的歌词重复了半个小时。最后,他把手稿拿在手里,上下掂量了一下,只说了一个字:“好的!”他微笑着离开了。

之后,作曲家刘驰完成了音乐创作,乔宇推荐郭蓝瑛演唱。上甘岭首映式结束时,热烈的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

一些评论家说,《我的祖国》是一首优秀的抒情诗,它深深地表达了强烈的爱国主义。这首歌的第一部分,以抒情女高音的形式,洋溢着澎湃的思乡之情,让人仿佛看到了祖国江帆飘动的美丽景色和田野里飘来的米浪。后半部分,混声合唱,与前一部分形成鲜明对比,以巨大的激情和气势演唱“这是一个美丽的祖国”的主题。

一位地理学家曾经哀叹说,在中国仍然有一条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大河无法在地球上标出。那是乔宇的歌——一条大河!

乔宇和作者的边界线(右)。(作者的画)

他把祖国的命运与个人的命运和歌词的创作紧密联系在一起。

我的祖国是乔宇抒情写作生涯的一个良好开端。从那以后,他把祖国的命运与个人的命运和歌词的创作紧密联系在一起。

在乔宇写的成千上万首诗中,流传和演唱时间较长的部分是歌唱祖国的部分,可以称为“祖国系列”。当出版社整理出他的歌词集时,总共有45首属于这个系列的歌曲:例如20世纪50年代的《我的祖国》和《祖国颂》。20世纪60年代的《祖国的晨歌》和《壮丽的天安门广场》;在70年代,“人们说山西是个美丽的地方”和“汾河正在奔流”。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后,《今夜难忘》、《爱中国》、《祝福中国》等。其中,《我的祖国》、《爱中国》和《今夜难忘》被“嫦娥一号”卫星带进月球轨道,在广阔的空间里歌唱。

从年轻到年老,乔宇可以说,没有他的家庭,一切都不会改变。虽然歌词有不同的名字,只有一个主题,但它们都是我的祖国。不变,不变。也许这是回应一位诗人的话:只要有祖国,乔宇的“一条大河”就会源源不断...

乔宇的家乡山东省济宁市是运河岸边著名的水乡。大运河穿城而过,寺河绕城而流,微山湖波涛汹涌。

然而,在乔宇于1927年11月出生后,他陷入了中华民族严重灾难的紧要关头。在他出生的第10天早上,他的母亲抱着他进行母乳喂养。一枚炸弹突然穿透屋顶,撞在床前,冲走了房间里所有的烟尘,让人喘不过气来。父亲急忙找个人把炸弹拖到野外引爆,母亲和女儿幸存了下来。

1941年,乔宇14岁。当他弥留之际,他的父亲抚摸着他的小手,看了又看,两行泥泞的泪水滴落在他干瘪的脸上。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他只说了一句话:“你太年轻了!”在这个艰难的秋天,他的父亲又去世了。乔宇感受到世界的荒凉和绝望,沉溺于困惑的生活选择中。

1946年春天,当他在济宁中学学习时,一名共产主义地下工作者走过来对他说:“你愿意在共产党管理的北方大学学习吗?”

这是个好消息,乔宇立即同意了。根据规定,这一定是一次秘密旅行。他的原名是乔·包青,他不得不改名。蹲在马桶里苦苦思索的时候,我的灵感突然被雨水打湿了。让我们称之为“乔宇”。觉得有点粗俗,然后想起“羽毛”这个词,有一种淡淡的飞扬感觉渗透在我的心里。于是,立即告诉共产主义地下工作者:“我以后会打电话给乔宇!”这被称为70多年。

歌词后面有多少史诗故事

在当代中国,没有多少人不知道这首歌“失踪”,但很少有人知道这首歌是乔宇以家庭为背景,二嫂为原型创作的情歌。

乔宇的第二任嫂子张富珍生于1915年。她和乔宇的二哥乔庆瑞同龄。这两个人在父母的安排下结婚了。乔庆瑞在国民党军队服役8年,他不能违抗父母的命令,只能糊里糊涂地崇拜“唐”。

乔庆瑞并不认为新娘是新娘,她正在考虑如何摆脱这段不情愿的婚姻。直到晚上,当新娘张富珍为他洗脚的时候,他突然觉得眼前一亮,发现天堂已经给他一个美丽的女人。像当时的文人一样,他给张辅政起了一个格外美丽的绰号:国际核事故等级。这天晚上,他们觉得他们相遇很晚,发誓要永远相爱。

乔家和乔家的院子里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然而,突然接到军队的紧急电报,命令乔庆瑞尽快返回部队。那是1937年7月8日,7·7事件的第二天。在国家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乔庆瑞不得不与家人和心爱的妻子告别。

这已经51年了,乔庆瑞已经失踪了。张富珍一直期待着丈夫的归来,从一个年轻的女人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最后是从台湾来中国大陆探亲的丈夫。

最初,乔庆瑞于1949年10月随国民党一个团离开大陆前往台湾。在那之前,他想尽一切办法与家人联系,但没有成功。收到一封奇怪的信后,他说济宁地区温街的居民已经被日军炮火彻底消灭。他非常失望,于是结婚生子。

乔宇在大陆成名后,他委托华侨打听他的二哥乔庆瑞。直到那时,兄弟俩才建立了联系。后来,乔庆瑞在分离51年后回到了家乡。

1988年,当乔庆瑞从火车上下来时,期盼了51年的乔家人放声大哭。当车在乔家门口“嘟嘟”响的时候,张富珍的心怦怦直跳,呼吸困难。当她听到有人叫她“国际核事故等级”的绰号时,她的头肿了起来,脚也不工作了,于是她走了出去,跪了下来。当我终于看到一个人时,我知道我心里是他,但我的眼泪认不出他了。

“国际核事故等级·国际核事故等级”,或者乔庆瑞反复称呼她。突然间,几十年来所有的委屈、痛苦和折磨涌上了我的心头。她像疯子一样冲他大喊大叫,试图扑向他,但她的腿不听她的。她“咯噔”一下,和他一起跪了下来,双手抱头痛哭。

乔庆瑞和张富珍团聚了29天,匆匆回到台湾,因为还有他不能放弃的妻子和孩子。乔庆瑞于1997年去世,享年82岁。死前三天,他打电话给乔宇,询问张辅政的近况。他反复说他非常想念他的家人。当他在梦中回到家时,他遇见了他的父母,想吃家乡的煎饺。

二嫂持续的迷恋一直萦绕在乔宇的心中。他回忆起一只蝴蝶在他身边盘旋了很长时间,多年前拒绝离开。诗人的感情被激起了。一部温柔含泪的作品《失踪》写道: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户/我不知道要呆多少天/我们已经分开太久了/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户/为什么你一走就没有消息/只是把我的想法记在心里/你会匆忙离开/把聚会当成分手吗...

2003年,张富珍因病去世。这位坚持了三天短暂婚姻的老人指着她临死前从未亲自打开过的红漆木箱,让人们打开它。一看,盒子里装满了她的结婚礼服和两双红绣鞋。这家人知道她的意思,把婚纱和红绣鞋贴在她的脸上,她就安全地死去了。他悲惨的爱情故事从此结束,毛阿明的第一首歌《失踪》只是开始...

乔宇,一个不喜欢“出名”的词人,他的身体和作品似乎都不为人知。他的歌词中隐含了多少史诗故事,歌词后面有多少史诗故事,谁能说得清楚?

(感谢山东济宁作家协会的支持)

跟随

乔宇就是这样一个人

周界线

中国青年作家报微信公众号10月12日推出的文章《乔宇:我和我的祖国》又引来了一场“乔宇热”。事实上,乔宇从未“感冒”。这是一份24小时的手稿,只有《中国青年作家报》的编辑衡文先生打电话给山东济宁作家协会提供了一篇关于乔宇先生的文章。张鲁健主席转手给了我任务。

只要我写乔宇先生,我就绝对有责任,所以我接受了。今年,我已经两次接受了北京的邀请。最后一部是由中宣部《党建》杂志王金会编辑的。她直接打电话给我,让我为乔宇先生安排一篇口头文章。是的。最近,来自中央车站2号的一位姓纪的女士再次前来邀请征兵。我只是不明白。他们都在北京,离乔宇先生不远。他们还在找我吗?再想想,毕竟,这位老人已经90岁了,他的家人可能不得不拒绝许多采访,以保护他安静健康的环境。

不清楚一向喜欢热闹活动的乔宇先生能否适应隐士生活。我早年也和乔宇先生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很无奈,每天网上跟各种神打交道,一天几次采访。他不能拒绝,也不会拒绝。人们大老远来到这里,他从来不想被冷落。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给别人制造麻烦。在我们密切接触的那些年里,他一遍又一遍地谈论着周恩来总理对他的深远影响。他说:周总理最大的优势是他永远不会给人民带来困难或痛苦。他为什么一直这样说,我现在不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意识到乔宇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很受欢迎,名声也很好,这绝不是一次性的成就。事实上,八风不动。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我不禁想起20多年前他在北京方庄菜市场的情景:

例如,当老乔进入蔬菜市场(方庄广场以西)时,小贩们开始像电击一样大喊大叫。有人叫乔老头,有人叫村民,有人叫小老头,有人唱他的歌,还和他开玩笑...小商贩对这位老人的了解如此之深,以至于他们不能不亲眼目睹就相信。一个卖鱼的中年人看见老人走过来,就“啪”地一声把一条活的古纳德鱼摔在地板上。然后,他把仍在摆动尾巴、体重超过2公斤的鱼拉直,刮鱼鳞、刮腮、破肚皮,再洗一次,然后放进塑料袋里。“是的,拿去!”老人付了钱,但中年人拒绝了,说如果你不做广告就吃了我的鱼,对我来说会更便宜。他没有这么做,说吃鱼对消化不好,你要对胃病负责!嘻Xi哈哈,一只手给钱,一只手掂量鱼,他在小企业小贩中留下了各种告别的声音...

现实生活中的乔宇就是这样。他曾经对作者说,“与人相处最重要的是自然。和每个人在一起是非常自然和随意的。我认为生活本身应该是这样的。无论如何,我认为人们很容易相处和交流。我也有一些不同教育水平和职业地位的朋友。他们中的一些人卖卷心菜,买桌子和卖报纸。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我的好朋友。他们有一天没有从三秋看到。”乔宇还说:“不管是名人还是普通人,我们都是耳朵和眼睛。名人应该有更多共同的心。名人也从默默无闻中走出来。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我是一个多么出名的人,所以当我写作的时候,我必须首先把握两件事:一是照顾大多数人的感受;第二是让普通人一听就明白并喜欢它。这两个问题无法解决。我不会写的...

笔者曾经为乔羽先

足球外围 北京28购买 广西快3

© Copyright 2018-2019 bothic.com 谭庄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