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庄网 谭庄网 > 军事 > 非对称作战:美军的实用性军事理论

非对称作战:美军的实用性军事理论

2019-11-11 10:38:57

404人阅读

美军发展不对称战争的主要措施是将“利用劣势”、“主动控制被动”的不对称思维渗透到从平时到战时、从思想到行动、从战略到战术的全过程。

一般来说,不对称战争是指交战双方在不平等的条件下进行的行动,特别是使用不同类型的部队和不同类型的战术。

追根溯源,不对称战争也是战争的一个基本特征。在古今中外的战场上,长击短击不对称作战往往能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达到理想的作战效果。因此,不对称战争不仅是弱旅有效对抗强敌的更好对策,也是强军快速制伏弱师的上策。换句话说,世界上的强国和弱国都渴望通过不对称的行动获得最大的战争利益。

美国陆军不对称战争的理论演变

20世纪90年代,美国陆军率先提出“不对称战争”理论,并迅速加以完善,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针对不同类型的部队提出不对称战争的概念。1991年11月,美国军事联盟在其联合出版物1号《美国武装部队的联合行动》中首次提出不对称战争的概念,并以海湾战争为例解释如何发挥联合部队的不对称作战能力,例如如何用武装直升机打击伊拉克坦克。此后,美军对不对称战争的研究不断深化,内涵也不断丰富。1993年,美国陆军的《联合作战大纲》(Joint Operations Outline)进一步阐述了不对称作战,使其含义不仅包括不同类型部队之间的战斗,也包括同一类型部队不同州之间的战斗。

第二阶段是形成反对美国卷入与弱小民族国家战争的不对称战争理论。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美国军方强调需要“迅速介入保卫和击败b国”的不对称作战能力,同时在1998年版的《联合作战大纲》(Outline of Joint Operations)中提出了“不对称效应”,要求所有军事部门在联合作战理论中确立不对称作战的重要地位。

第三阶段是针对化学、生物、放射性和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恐怖袭击,进一步加强不对称战争理论。美国军方意识到911绝不是历史偏差或意外事件。在随后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不可能进一步实现全面的战场透明度。美国军方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如何学习对手的思维方式。为此,2006年3月,美国陆军成立了一个特殊的不对称战争小组,负责不对称战争战术对策的训练、规划和执行。

第四阶段正在深化,是针对敌人的不对称战争和“拒绝干预/地区拒绝停止”能力,进一步创新不对称战争理论。自2010年以来,随着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接近尾声,美国军方声称要以新的不对称能力应对新的不对称挑战。特别是针对网络领域的不对称攻击和“反干预/拒绝”能力,提出了网络空间作战和海空一体化作战等新概念,这表明美军的不对称作战理论正在向一种新的作战形式发展。

美军不对称作战的主要措施

针对各种战争对象和复杂多变的战争形式,美国军方不仅注重不对称战争方法在战场上的应用,而且坚持将不对称思维渗透到从军事理论创新到采取作战行动的全过程。它主要包括四个环节:创新军事理论、确立战略指导、促进军事发展和运用作战手段。

理论创新中的不对称思维是通过“设计战争”来战胜“应付战争”。通过预先设计战争,我们可以确保“军队的胜利第一”,这是美军不对称概念的典型表现。近年来,美国军事作战理论研究特别活跃。“五环作战”、“全谱作战”、“效果作战”、“快速果断作战”、“空间作战”、“网络作战”和“海空一体化作战”等一系列作战理论和概念相继提出。虽然一些理论在提出后被抛弃,没有应用于战争实践,但它们通过积极设计未来战争,为军事作战能力建设和武器装备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牵引力。然而,当其他国家仍在讨论和辩论新的美国军事作战理论时,美国军方往往很快否定这一理论,并提出更新的理论,使其他国家自觉或不自觉地处于被动追求的落后地位,被迫“逐字呼唤美国军方”。这可能是美国军方出人意料地反复获胜的重要原因之一。

战争指导中的不对称思维是通过“先发制人的打击”来消除“潜在威胁”9·11事件后,美国采取了“先发制人”的不对称军事战略来消除“潜在威胁”,并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了两场战争。2010年,奥巴马政府在新版《国家安全战略》中公开宣布,将放弃“先发制人”和“单边主义”,但事实表明,美国军方并不真的想放弃这一战略。例如,建立“网络战指挥部”并采取“更积极”的应对策略,其核心是“先发制人”攻击其识别的敌人计算机和网络系统。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切尔顿上将(Admiral chilton)也表示,如果有人袭击了一个重要的美国网络,美国军方会考虑以军事打击进行报复。美国军方利用网络威胁作为发动战争的借口,无疑给全球安全增加了新的风险。

军事发展中的不对称思维是用“主导优势”来遏制“追随追求”。与其他国家的军队相比,美国军队长期以来一直处于不对称和强大的一方。美军认为,这种不对称差距不仅是弱国制定以弱抗强战略方针的基础,也是美军充分发挥先发优势、争取更大战略利益的参考。在具体的发展过程中,美国军方可以通过保持先发优势、追求边际利益、诱使其他军队效仿以及被迫参与不对称军备竞赛,进一步扩大与美国军方的差距。为此,美国军方在制定国防发展战略计划时,往往首先进行“净评估”,即通过对敌人和敌人实力的比较分析,确定未来的威胁水平,预测未来敌人可能的作战模式,分析美国的战略任务

战场对抗中的不对称思维是以快速行动吃掉“慢节奏反应”,以单向透明赢得“盲目战场”。美国前国防部长科恩曾经说过,过去的战争哲学是“吃得少吃得快”,现在的战争哲学是“吃得快吃得慢”。为此,美军非常重视作战计划中的时间因素,坚持快速反应以抓住战场机会,压制对手在空间和地形上的优势,挫败对手以空间换取时间的努力。在基于效果的战斗理论中,美军强调速度的重要性,要求敌人先做决定,速度与力量相结合,确保美军在流动的战场上能够快速适应,以缓慢的反应领先对手一步,通过快速果断的战斗影响和控制对手的意志,迫使敌人屈服。为了追求更灵活快速的部署和反应能力,美军近年来提出了“全球快速机动能力”和“全球快速打击能力”等能力指标。在信息战中,美军也十分重视凭借信息优势追求单向透明。它往往首先通过致盲行动摧毁敌人的通信设施和雷达系统,而它通过由空间卫星、高空无人侦察机和地面各种传感器组成的侦察探测系统实现战场单向透明。此外,它依靠“武器情报”、“战场联网”和“指挥自动化”来进行超视距作战和远程精确打击,以获得战场优势,使对方处于被动地位。

广西快乐十分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bothic.com 谭庄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